时眸7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朵朵红梅落雪成风  半树梨花一夜白头  晚钟轻弹梦里露重  幔纱划破凛凛星空

(巍澜)可得

     沈巍其实也没想过要死在赵云澜眼前。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走过这漫长的一生,其所求皆不可得,成神又如何。

     赵云澜已经一个月不曾给过沈巍一个好脸色了,按照祝红的话来说就是“你沈教授也没什么好委屈的,我要是老赵,非得把你腿打折了,让你一辈子作不了妖才好,不然迟早得心脏衰弱而死。”赵云澜何尝不这么想,可他下不了手,所以只好对沈巍实施“冷暴力”,顺便“振夫纲”。

     沈巍坐在特调处大厅的沙发里,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赵云澜,他看着赵云澜一个人在楼梯口坐得毫无形象可言,仿佛坐得不是硌人的楼梯而是玉皇大帝的黄金大软榻。

    特调处里寂静一片,就连平常聒噪的郭长城也没了话头,他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也只得薅着副处的毛,敬业地喂着小鱼干。

     其他人倒是一副看好戏的状态,赵云澜自是不必说,自家领导再不是人也得护着,更何况他已经恢复昆仑的记忆和神力,现在还在气头上,能躲多远自然就躲多远了。但对于沈巍他们就不这么想了,初识沈巍,他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浑身上下都是读书人的沉静和谦逊,后来知道他是斩魂使,便更是不敢放肆了,他生于万丈戾气,无魂无魄,无悲无喜,不生不死,这样的人永远都是只可远观的。只不过他们没想过这人黑色冰冷的身体里藏着的是万年的等待和执着,那一份执念让他尝过悲伤喜悦,也让他生不如死。这些人到底是不忍心的,却还是想着要给这沈教授一点教训,当初不顾自己以身旬大封,剥夺掉他们的记忆,愣是叫汪徵这个女鬼留下了眼泪,这笔账还是要算的。
     沈巍在一片安静的特调处里也没有丝毫不适,他看着赵云澜不自觉就感到喜悦,打从心里的欢喜,一双眼睛就像是黏在他身上一样。仿佛打碎了一地的玻璃罐子,他知道自己在赵云澜面前百口莫辩,粘起来的玻璃到底是碎过,甚至少了几块,又多了些不合适的碎片,但他毫无办法。
    他还是有所觉的,知道自己太过贪心,自己再不是那无魂无魄的污秽之人,他也可以生活在这人世间,就跟其他普通人一样,也可以拥有世人可以拥有的一切,不再害怕自己会伤害到别人,也不用看着赵云澜生老病死,不用独自一人看着赵云澜活过与自己无关的生生世世。本来他在一万年前就该拥有的与昆仑的天长地久,他接住的那颗真心,终于在今天有了回应的筹码,他终是可以将自己的灵魂连同满满的情谊全数交于那人手上,从此也可以有一颗干净的心脏可以同他相配。
      可不曾想,被自己毁了个干干净净。

      沈巍垂下眼眸,手指绞着手指,忽而又不禁自嘲,竟是将赵云澜的小动作学了个十足。他突然抬起头看向赵云澜那边,那人还是吊儿郎当的叼着根棒棒糖,左顾右盼就是不看自己一眼。沈巍继而又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他好似反应了好一会儿,然后不禁笑了出来。他笑自己到底还是个痴人,一万年前自己曾以破大封,屠尽天下人相要挟,只求能留下昆仑,可最后昆仑还是没了。自己苦守一万年,从一开始相携白头的希望落空,时至于此,所求的不过是希望他能平安而已,现在却还得寸进尺了,哪有人的天长地久是说能得就能得的。
     
      思及此,沈巍倒是释然了几分。相思相望不相亲,也没什么不好。他整个人像是获得了大赦,从一个不可见的牢笼里挣脱出来,连同身边的空气都轻了几分。他几不可察的轻笑了一声,慢慢起身离开了这个安静的过分的地方。

    特调处的所有人看着沈巍出了门,却只当沈教授有课业在身,只有赵云澜心里五味陈杂。他装作毫不在意却洞悉了沈巍所有的动作,他每一次皱眉,每一次低头,包括他带着丝认命的笑意。
   赵云澜跟着沈巍后脚就出了门,沈巍并没有走太远,相反的,他一个人在街上摇摇晃晃,走走停停,有时候会在街坊的问候声中点头回应,有时候会在琳琅满目的橱窗前微微停驻,有时候又会在路边盛开的野花野草前目不转睛,他一路走得很慢,慢到像是把自己雕刻成了龙城街角巷尾不经意间就可以忽略的随便一个什么物件。他活过一万年漫长的时光,只做了一件事,爱了一个人,现在终于有空看看这世界了。

      赵云澜跟在沈巍身后亦步亦趋,他看着沈巍在茫茫人海里,那么单薄又苍白,他想起他当年离开时,他的小鬼王还不懂何为情爱,他不谙世事,只会说喜欢自己,连讨拥抱的理由都那样直白单纯。一万年漫长的时光,大荒之圣的重担,无休无止的战争与无尽头的算计杀戮,他硬是将自己活成了这个满目疮痍,千疮百孔的模样。他强升了他的神格,赋予他万人敬仰的圣位,许了他一个虚无的承诺,本是想让他的心上人可以不被人欺辱的度过一生,却不想到头来却是自己欺负了他,让他受尽苦楚。

       赵云澜心里难受着,他总想着让沈巍能在自己的庇护下活的好好的,却总是被沈巍三番五次不爱惜自己的行为气的七窍生烟。他何尝不明白沈巍的对自己的好,但是舍不得,舍不得他那样为难自己,舍不得他受伤,舍不得他离开自己,舍不得忘记他。
      沈巍慢悠悠的在街边的长椅坐下,头靠着墙边,像是一只慵懒的猫。赵云澜也跟着在他旁边坐下,沈巍看了看身边的人,默默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好给坐得四仰八叉的赵云澜匀出更多的空间,可赵处长得了便宜还卖乖,叼着棒棒糖就靠在了沈巍的肩头,也不管来往行人的目光。
      直到赵云澜吃完了一根棒棒糖,两人还是一言不发,太阳慢慢滑下山坡,傍晚的斜阳在他两身后拉下一条长长的影子,恍如一人。赵云澜迷迷糊糊就像是快要睡着了一般,而沈巍侧头不知道看了他多久。

     “云澜”沈巍看着赵云澜,嘴里不自觉叫出他的名字,像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而赵云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间轻轻回应了一声,随后又没了动静。
      “昆仑”沈巍本是没指望能有回应,只是回想起万年前他伏在昆仑君膝头,不管自己如何赖皮犯浑,如何明知故犯,昆仑都会回他一句,他又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可没现在沉得住气,只要一句回应就能打消所有顾虑,依旧敢赖在他身边哪里也不去。

     赵云澜仿佛瞬间清醒,他听见了沈巍叫的那一声“昆仑”,他恍惚的看着眼前人,这人跨越了万年时光来到自己身边,白驹过隙,自己随时间轮回的那些过往一概不记,而沈巍的一万年却是被时间熬成的苦汤,吞咽下肚,有苦难言。
     两人面面相觑,沈巍经不住赵云澜探究的目光,终是低下了头不再看他。而赵云澜却被沈巍的动作气笑了。
     “沈教授,你委屈什么,我还生着气呢”
     沈巍抬起头,似惊似喜地看着赵云澜,半响,终是笑了笑回道:“我不委屈,云澜,一万年前我曾拿天下苍生要挟过你,那时候我就没能留下你,现在我也没想过,所以我不委屈。你我本就是云泥之别,自小就是我跟着你,后来你走了,我求神农让你入轮回,说到底也是为了我自己的私欲,后来的种种也都是我自己的执念作祟,我只是……我只是舍不得你,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想来到底还是我太过于愚钝。”

     赵云澜听着沈巍缓缓道来的这许多,一颗心却像是被人狠狠劈开,沈巍说他不委屈,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的”赵云澜轻轻拥过沈巍单薄的身体,就是这具瘦弱的身躯,扛下了守护天下的重任,没有昆仑君的大荒,没有女娲神农庇护的人界,厉鬼丛生的大不敬之地,这所有都是他一人之责,而当初自己以身赴死之时,跟在他身后的小鬼王也仅仅只是少年而已。
     “我怎么舍得离开你的,你说你傻不傻,我都不要你了,你干嘛还要记得我”
      “不过傻点也好,不傻我也追不上你,你以后就不要再干傻事了行不行,你等我这么多年,让我于心不忍,又让我心有愧疚,你对我这么好,让我这么喜欢你,让我放不开手,忍不下心,让我非你不可的,到头来你却说死就死,说让我忘记就忘记,哪有你这么残忍的人。”

      仿若是隔了好几个世纪轮回,夕阳下躲闪的光影像是烧红了半边天空,沈巍缓缓推开赵云澜,原来他不愿让赵云澜看见的角落里,是他被眼泪肆虐的面容,可他的眼底分明盛满欢喜。
      赵云澜无奈的笑着,轻轻吻上他的嘴角。

END

大家一定要去听原声集,曲子里全是原著

就是因为了解原著的大气磅礴和荡气回肠 所以才觉得两位老师演绎真的很好很好了 

桜色舞うころ:

前两天熬夜把原著看完了,也终于明白优酷弹幕里刷的一些梗,和对穿越梗的猜想为什么让那么多人崩溃。

换做是我,也是接受不了的,希望剧版最后可以有一个好的解释。

为了听原声集我特意去下载了网易云,这两天一直在循环里面的几首曲子。

乱心曲。

那个青衣曳地的身影,初见时便乱了小鬼王的心曲,之后在他心里住了一万年,从未被淡忘。

昆仑。

如果说小鬼王是一见钟情,那么昆仑君的爱就是从为小鬼王取名开始,慢慢萌芽开花的。
最后的最后,他给了自己能给的一切,却因为无法亲眼看到沈巍长大而深深遗憾。

沈巍

沈巍一直活在黑暗中,他的爱隐忍克制,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暴虐和疯狂。

为了送昆仑君进轮回,他守了大封一万年,无数次眼睁睁看着昆仑君的转世生老病死,或幸福或快乐,都与他无关。

那一幅幅画像,那一张张照片,都蕴含着沈巍无法诉说的思念和爱意。

他默默守护着赵云澜,用自己的心头血救他,宁可自己痛苦也决定陪他走完这一世,甚至最后关头毫不犹豫的牺牲了自己。


云开月落。

一切尘埃落定,从此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下面是经典名言: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昆仑君似乎是漫不经心,又像是思虑深重,过了良久,才仿佛是叹息了一声,低低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二两,你要?拿去。”

昆仑君近乎怜爱地看着他,心里遗憾地想,可惜看不见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

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原地,把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心不在焉地用衣角擦着,方才一直躲躲闪闪的眼睛这会却死死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那眼神极深极远,黑沉沉的,他的表情像是怀念,像是克制,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眷恋……又仿佛包含着某种深沉的痛苦。
就好像他已经在那里站了成千上万年一样。

赵云澜愣了一下,沈巍却笑了,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沈巍看着他,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可惜不能再见了。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镇魂了。(;´༎ຶД༎ຶ`)

乱我心曲

桉仔码头:

乱我心曲。
🍃🍃🍃🍃🍃🍃🍃🍃

记巴基·巴恩斯:他的所有 全是苦果

可冬兵要是一个纯粹的坏人 也就不会那么打动人了 因为来自于布鲁克林的巴基·巴恩斯也曾身披荣光 他一片赤诚 他生而战之 并且永不退缩  他在少年意气风发之时与史蒂芬期瞥见过未来  他在人潮涌动的动荡年代许诺过他会回来  几乎可以看见他的所有电影片段  他与队长所有的对话都是关于未来 重逢 期许 希望与少年的回忆  可命运却让他受尽苦楚   来自于布鲁克林的巴基·巴恩斯 他的一生短暂而又灿烂  于烈狱归来的冬日战士  他的一生坎坷又无奈  他大概也不曾想过会再一次与史蒂芬并肩作战  不用顾虑立场  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无人可托  他也一定没有想到会与史蒂芬迎来又一次长久的告别  这一次如同上一次  也没有说一声再见  也没有给离别定一个期限 

而我最怕的是他再一次醒来  存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希望与喜悦会随着史蒂夫的逝去再次落空
他活过百岁  最终孤身一人  再也无可寄托

将他所有的戏看尽  将他的短暂又漫长的人生翻来覆去好几次  竟找不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全是苦果

记巴基·巴恩斯:漫威系列最凄美的英雄

冬兵总是在不断的经历死亡  他的一生算来也有百年  参战前他活的神采飞扬  之后便是数不尽的苦难  也不怎么站美队与巴基的cp  也有些后知后觉  只是巴基实在是善良 命运对他又太过于残酷  电影里不曾详细交代过他的身世  从美队一到复联三  除了队长再也找不到他跟世界的联系  他的七十年被一笔带过   从头到尾他只叫过史蒂芬的名字  就像是七十年前队长看着他掉下悬崖只能叫一声“巴基”   复联三里巴基那一声“史蒂芬”后面是想说些什么呢  也无从知晓了   我实在是盼了太久他与队长的并肩作战   恍惚如七十几年前  巴基还是追随着那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又矮又小的傻小子   然而命运总是不够眷顾他俩   队长总是在不断失去巴基  这一次也不例外   那下一次见面又要等待多少年呢  

所以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他们五个人很好  国外的饭圈我不了解  但国内的饭圈氛围实在是骇人  有些人戾气太重  真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头  让外人觉得可笑   那些人觉得自己很是神气  别人只觉得像三岁稚儿的无理取闹   一开始我也会气不过 还会反驳  现在连看见都觉得脏眼   你担要是知晓你们的所作所为怕是也会觉得丢人现眼  毕竟陪他走过十几二十年的又不是自诩为真爱粉的你   你们到底哪来的自信敢跟那四个人比在他心中的位置  怕不是脑子坏掉了吧🙄🙄🙄

又是一年毕业季 ♥毕业照get

希望离开的486能追寻到自己的梦想  活成自己想活成的那个样子  也算不枉队友和粉丝的心血了 ​​​